文学书馆

驮铃声声唤童年

来源:丹珍七林时间:2017-11-07 22:20:54

      走茶马古道时的藏客“恒德和”商号,系由我祖父一代苦心经营、继由时任丽江商会会长的我伯父周石奇一手创建,我父亲周炳奇则于1930年“德广号”倒号后,赴康巴藏区扭转败局的同时重整旗鼓在中甸又设分号,他以信誉为宗,乐施好善而行事,在藏区修桥铺路、挖井、开矿,并将纳西皮匠、缝纫、银匠输入中甸,又将求学藏胞接到丽江读书。因而不仅能扎根于藏胞之中,而且深受上层人物与百姓的尊重,推举为中甸县商会会长。“茶马古道之旅”重现古城的一幕幕,引起我周氏藏客后裔又回到了半个多世纪以前的茶马童年——我生在中甸,长在丽江,从娘胎里就踏上了茶马摇篮,幼童时的昼昼夜夜是在中甸老街“仓房街”度过的,随后将我“左驮货,右驮人”与赶马哥为伍,从马背上驮回到了玉龙山下,从此丹珍七林(当时我只有这个藏名)便一直生活在这块热土上。
      读书时我曾着迷过《山间铃响马帮来》的电影,我从儿时记事起父亲就一次又一次摆过关于“藏客”,关于茶马古道上的马帮生涯的惊险、传奇般惊心动魄的“龙门阵”,在古城街市上,我还见过汽车还不普及时的马帮、马锅头,见过钉马掌摊、卖马草场,还有挂在铺面的驮铃、马垫、马鞍等;与人类共有的一种奇特现象——怀旧忆旧一样,我也对自己的寻根发过几多思旧之幽情,尤其是“茶马古道之旅”说的好像都是自己的家事、家乡事。后来我明白了周氏家族也是“一个马背上的民族”中的一片枝叶,一朵浪花:周氏传于江苏常熟市,为此我和侄儿专程去故地重游寻过根,无奈只有现代都市的繁华,家的印象深埋于历史烟云难以再度清晰;我自己生于藏地,于是前些年又携老伴寻根到香格里拉县。
      驮铃声声唤童年。过去我们家的宅院其实就是“马帮之家”、“藏客之家”;四合五天井的多幢房子,大门二门五大扇;有一院为专供马脚子、马锅头歇脚的,家里的小伙计、管家人在门外一站,便是在恭候南来北往的马帮们;其中不乏买卖红糖、纺织品、延寿果、粉丝的,也不乏呢帽、鬼子呢(英国产)、香烟(当时叫洋烟)、手表以及来自藏区的许多山货药材、土特产品的……当时一介顽童的我们,常在藏商与纳客之间穿来穿去捉迷藏,并时常有一两个大点的孩子“要”来好吃的同我们分享;我们一面听着大人们点货时“今、冷、松、日”(藏语,意思为:l、2、3、4)的吆喝,一面在打开马驮后的山茅草、竹席堆中“翻江倒海”,收获少许红糖、延寿果“遗物”,你抢过来,我抢过去,情趣自在打闹中。
      当时我们家是六十多口人的大锅饭,平常分家务轮流坐庄。六十多人分工明确、各负其责,一日三餐也辈分有序、各为其主;周氏旅马店的规矩,实际上也是“恒德和”商号的规矩。虽说财力物力当时在丽江不算一流,但周氏在藏区尤其在中甸的信誉仍有口碑可查。如县太爷办案,坦英(藏:县长)、达达(藏:千总)到台后,一定特邀我父亲解难释惑后方开庭,民间有:“有难事要事想不开的事,先找裕达(周家)、树树妈(金子的母亲)”之说;衙门也曾赐予周氏“孝友家风”门匾。来丽江住周氏家的藏商中,有不少是上层人物,但周家宅院中的房间等级、用途局外人一看也可一目了然,如哪些住“磋本”(老板)、哪些住“昌举”(管家人)、哪些住马锅头、马脚子等,一直到工作地、休息地均井然有序,互不干扰。在漫长的茶马岁月中,周氏由我伯父管丽江的摊子,由我父亲管中甸的摊子(父亲之后又为叔叔汝奇),生意中常与藏商“三堂会审”价格质量后,才按需求分配;因公平公道合理,讲信誉,故周氏茶马经商史一直沿续至1949年;新中国成立初期,周氏60多人的大锅饭也以各立门户画上了句号。至目前,我这辈兄弟11个有11个宅院,姐妹18个又有18个宅院。当古城又闻马蹄声之时,似乎所有时空又倒流到了从前……



丽江古城管理有限责任公司  主办
滇ICP备:17004648号
滇公网安备 53070202001194号
地址:云南丽江古城区大研街道学堂路57号